河南商报电子版

 
当前位置: 首页 » 头条
头条

女白领辞高薪工作街头卖炸串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0-11  来源:大河报  作者:大河客户端记者 吉小平 文图  浏览次数:10769
核心提示:国家的强大,根基在民心;民族的复兴,关键在精神;人民的幸福,本源在奋斗。即日起,大河报开设弘扬民族精神,奋斗成就幸福专栏,聚焦让中原更加出彩的精神力量,讲述砥砺前行的奋斗故事,弘扬伟大民族精神,聚能奋发有为的新时代。29岁的洛阳姑娘薛娟娟本来
 
国家的强大,根基在民心;民族的复兴,关键在精神;人民的幸福,本源在奋斗。即日起,大河报开设“弘扬民族精神,奋斗成就幸福”专栏,聚焦让中原更加出彩的精神力量,讲述砥砺前行的奋斗故事,弘扬伟大民族精神,聚能奋发有为的新时代。


29岁的洛阳姑娘薛娟娟本来是一名化妆品公司的白领,月均六七千元的工资,过着令人羡慕的白领生活,她的丈夫张东辉曾经拥有自己的公司。但丈夫创业失败,他们家背起了数十万元的债务,曾经的奔驰车也被迫卖掉。在几乎没有积蓄的情况下,张东辉选择在街头卖炸串这个投入很低的小生意。薛娟娟为了鼓励处于人生低谷的丈夫,毅然选择辞职回家同丈夫一起摆摊,他们生活也随之发生了巨大改变。


曾经月薪六七千元如今辞职街头卖炸串

    
每天下午五点,在洛阳涧西区广州市场路口,一辆小推车准时出摊,摊位后边是一对年轻的小夫妻,摊位上摆着穿好的蔬菜、鸡排和香肠,下班和放学的人流逐渐围满了这辆小车。

    
一波食客散去后,薛娟娟对记者说:“我从2006年开始做化妆品行业,辞职前每个月工资有六七千元。”当时她做的是文员工作,每天下班后有大把空闲时间,她和闺蜜会先去逛商场然后再一起吃晚饭。“那时看见喜欢的衣服我都会毫不犹豫地买下,每月买化妆品也能花2000多元。”而现在薛娟娟一套300多元的化妆品要用两三个月。

    
虽然已经入秋,但站在油锅前炸串的丈夫依然是短袖装扮,汗水混合着油烟,从他的脸颊上流淌下来。“我以前给别人打工时月薪有五六千元,也做过别的生意,有一些积蓄。”张东辉说,一心想干出名堂的他带着60万元的积蓄在2017年进入修车行业,不过一年时间,他不仅亏光本钱还欠了30万元的债务,累计亏损有百万元。


卖掉奔驰开起小电电

    
早晨8点,薛娟娟骑着电动车来到西下池的一家菜店,这家店位于城中村,价格比她家附近的低很多。做炸串生意后,薛娟娟对价格斤斤计较,她还用小账本记录着每天的菜价和花费。薛娟娟的菜堆满了小电电的前踏板和后货架,她骑着车子晃晃悠悠地驶向家里,接下来她要用半天时间穿起晚上所用的炸串。

    
“我以前根本不知道菜价,都是拿完一称问总价,现在我脑子里记着一个月的菜价变化。”薛娟娟说,更大的变化是交通工具,以前上下班是开奔驰车,现在变成了开小电电。

    
上午10点,就在薛娟娟洗菜、切菜、穿串时候,凌晨3点才休息的丈夫起了床,随后他要独自完成切肉、腌肉等工作。“以前我很少拿菜刀,刚用菜刀这一个月,虎口都被刀背磨烂了。”薛娟娟向记者扬了扬手,“穿串时稍不留神就会把手指头扎了!”为了不惊动正在熬制酱料的丈夫,她常常用清水把伤口冲洗一下就继续工作。

    
每天吃穿串剩下的边角料

    
2012年薛娟娟看中市区的一套房子并交了订金,而当时丈夫张东辉由于缺少创业资金就偷偷将订金取了出来,导致现在他们一家三口不得不租住在老旧的小区单元房内。“以前,我们俩中午都是吃外卖,一顿饭少说要好几十元。”张东辉说。薛娟娟告诉记者,现在他俩午饭只买一元钱的面条,吃的菜都是穿串剩下的边角料。

    
张东辉说,他刚开始卖炸串的头几天,由于不适应长时间站立,晚上回家后浑身疼得睡不着觉。薛娟娟透露,有天晚上丈夫突然从床上坐起来大哭,嘴里说着“我不能这样啊”!的确,丈夫张东辉起初并不适应这门街头小生意。张东辉还说,有一次他多找给了顾客5元钱,导致他“堵心”了一整天,但妻子说他以前根本不会这么计较。


“我每次灰心时,就看看身边卖鸡蛋饼的老夫妻,他们已经坚持了20多年!”这时张东辉会反问自己,“他们能这样干几十年,我为啥不能干下去?”看着为了自己创业而辞职的妻子,还有每天都要吃炸串当晚饭的女儿,他便重拾信心。

    
“生活就像心电图,有起伏才能证明自己活着。”薛娟娟说,卖炸串虽然辛苦,但也让他们一家对未来充满希望,“我坚信奋斗能够成就幸福。”

作者:大河客户端记者 吉小平 文图
编辑:河南商报 王凡
来源:大河报
河南商报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河南商报社 技术支持:郑州知网 备案号:豫ICP备090146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