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商报电子版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
行业

新的无力老的疲软 综艺节目唤“新生”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4-09  浏览次数:9271
核心提示:2019年进入第二季度,荧屏热度几乎被电视剧占据,不管是《都挺好》引发的社会级刷屏,还是古装剧的禁令和集体反扑都让观众陷入了一股收视狂潮,相比之下,曾经霸屏的综艺节目却陷入了前所有未有的低潮。即将迎来年度歌王的《歌手》在平淡中走完一个赛季,不久

2019年进入第二季度,荧屏热度几乎被电视剧占据,不管是《都挺好》引发的社会级刷屏,还是古装剧的“禁令”和集体反扑都让观众陷入了一股收视狂潮,相比之下,曾经霸屏的综艺节目却陷入了前所有未有的低潮。即将迎来年度歌王的《歌手》在平淡中走完一个赛季,不久前宣布王力宏成为今年首位官宣导师的《中国好声音》依然让人提不起兴致,《我和我的经纪人》《创造营2019》等网播节目也未能突围。都知道综艺节目要创新,但从现实来看,“创新不足,守旧有余”成为多档节目的特征,如何突破当下的桎梏,恐怕还要从业者多花一些心思。

传统综艺不再强势

虽然今年迎来刘欢、吴青峰、杨坤、齐豫等实力派歌手加盟,但今年的《歌手》讨论度和收视率下降是不争的事实。“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成为观众对今年《歌手》的观后感。虽然有人认为这季《歌手》不火的最大原因是参赛歌手选曲太小众,比如齐豫,每一期节目的选曲都很偏,如果歌迷不知道这首歌曲的背景知识的话,很难理解她在唱什么。虽然节目质量很高,但无法转化为流量,也就与收视率和讨论度拉开了距离。

这种“平淡”同样体现在老牌音乐综艺节目《中国好声音》上,2018年7月,《中国新歌声》节目组宣布,节目将正式更名为《中国好声音》,但其首秀全国网收视率仅为1.01,市场份额为4.66%,相比上一季大幅度减少。《中国好声音》2018年总决赛收视率未破2,比前两年的总决赛收视率大幅下滑。据公开报道显示,制作方灿星制作凭借《中国好声音》,2015年~2017年的收入分别为11.43亿元、10.10亿元、6.65亿元。今年3月底,《中国好声音》本年度首次官宣王力宏加盟成为新一季节目导师,也并没有获得期待中的轰动。

网络综艺盼望“出圈”

2018年,《偶像练习生》《创造101》两档网络综艺选秀节目捧红了蔡徐坤、杨超越、孟美岐等人,使国内偶

像市场迎来变革,当这种尝试取得商业上的成功后,资本2019年闻风而动,《青春有你》《创造营2019》两档男团选秀节目随之亮相,但1月17日,打响2019年选秀第一炮的《以团之名》豆瓣评分只有3分,原定于1月18日播出的《青春有你》,也推迟至1月21日播出,目前还没有诞生讨论度较高的选手。

4月6日,由腾讯视频自制,迪丽热巴担任男团发起人,郭富城、苏有朋、黄立行、胡彦斌任导师的男团青春成长节目《创造营2019》迎来首播,作为《创造101》的后续节目,制片人邱越表示:“作为年轻人榜样的团体应该符合大众审美,而不是只为少数人的取向和兴趣去服务,如果说女团是从无到有,那么男团则是从有到优。”能看出这档节目的目标是能够破圈而出,不过后续热度如何,还需市场观察。

另外一档网综《我和我的经纪人》虽然有朱亚文、张雨绮、白宇、欧阳娜娜等艺人加盟,另辟蹊径地向观众展示了明星和经纪人之间的互动,但也未能向普通观众进行有效的信息传达,只是在娱乐圈掀起了一阵热议。

电视人张亚宁认为,台网互动的重点并不是同播,而是内在思维的改革,电视综艺是大众化传播,需要满足不同层次观众的审美,同时还要肩负起传统媒体的传播责任,而网络综艺的特点是年轻化,放得开,双方要寻找到一个微妙的平衡点,一方面放下电视情结,提升网感,从节目本质进行根本变革,另一方面还得要求网络综艺能够突破年龄限制,符合大众审美,一招不慎,整合出来的节目就会成为两头不讨好的“四不像”。

记者: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   王峰
编辑:河南商报  郭爽
来源:大河报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河南商报社 技术支持:郑州知网 备案号:豫ICP备090146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