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商报电子版

 
当前位置: 首页 » 微观 » 资本
微观 » 资本

谁是压垮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4-20  来源:河南商报  作者:陈薇 唐朝金  浏览次数:1389
核心提示:《人民的名义》剧中,大风厂先使用过桥贷款,后被银行断贷,最终导致了“一一六”事件,来看看好嘉利使用过桥贷款与金龙铜管被银行断贷后,会有啥样的结局吧。

  在《人民的名义》一剧中,大风厂抽了过桥贷款这一“金融鸦片”,又喝了银行断贷这一服“毒药”,终于导致了震惊中外的“一一六”事件。

  其实,现实运营的企业中,也有不少企业和大风厂一样,在使用过桥贷款的同时,还要忍受银行断贷的折磨。幸运如金龙铜管,有伙伴伸出援手,艰难地走出了“资金黑洞”;悲剧如好嘉利,遭遇经济下行,上市未能成功,倒在了资金的死结上。

  剧情1

  5000万元6天120万元利息

  大风厂的过桥贷款:5000万元6天就需支付利息120万元。

  在《人民的名义》中,有一条主线是围绕着大风厂展开。

  面对拆迁,大风厂开始“自卫”,“自卫”的原因很简单,厂长蔡成功将大风厂股权以5000万元的价格质押给山水集团做过桥贷款,而获得这笔贷款的代价是,将蔡成功和员工持有的全部大风厂股权质押给了山水集团。

  按照双方的约定,这笔贷款日息4%。,按照事先约定使用6天,当大风厂从京州商业银行拿到贷款后就将这笔过桥贷款还给山水集团。

  仅仅使用6天过桥贷款,大风厂就需要支付120万元的利息,成本之高可想而知。

  剧情2

  蔡成功因过桥贷款输掉大风厂

  然而,这种利息奇高,被称为“金融鸦片”的过桥贷款,在民间借贷市场却是火爆品种。

  “过桥贷款是一种特殊的短期贷款,通过过桥资金,让企业可以顺利完成长期资金对接。”融360贷款分析师宋璨说,尽管过桥贷款并非规范的金融产品,但时下的应用场景比较多。

  比如一家公司已经获得银行贷款,但是资金的到位时间和资金的需求时间有时间缺口的时候,就可能会用到过桥贷款;还有一种情况是,企业一笔银行贷款到期,需要再向银行重新申请贷款,但银行会要求企业先归还到期贷款的本息,这时候企业往往也需要先拆借过桥贷款。

  其实,不只是企业,个人也有拆借过桥贷款的时候。比如很多买卖二手房的情景,买家需要拆借过桥贷款,帮助卖家还清原有房贷后,才能将房子过户到自己名下,再重新申请房贷。

  然而过桥贷款的火爆,背后却是使用过桥贷款的企业和个人背负高额利息的痛苦。

  在《人民的名义》中,大风厂承担过桥贷款年息高达146%,这导致三个月时间,蔡成功就输掉了整个大风厂。

  河南商报记者从郑州多个民间过桥资金机构调查发现,过桥贷款的年化融资成本高达40%以上。

  剧情3

  银行断贷犹如“毒药”

  压垮大风厂的一剂“毒药”:银行突然断贷。

  对大风厂和蔡成功来说,过桥贷款只是“鸦片”,虽然吸食鸦片有损健康,但绝不会当即毙命,如果企业运营情况良好,发展不急功近利,还有可能戒掉“鸦片”。

  但刚吸上过桥贷款“鸦片”,银行就给大风厂送来了“毒药”——断贷。

  按照往年惯例,蔡成功每年都会从京州商业银行、农村信用社等机构贷款,但是剧中欧阳菁对蔡成功的断贷,导致蔡成功无法偿还山水集团的过桥贷款,进而导致法院判决大风厂败诉,山水集团收回大风厂全部股权。工人在不明不白中丧失了多年的股权,为护厂而导致了震惊中外的“一一六”事件。
            实例1

   好嘉利被过桥贷款压垮

  在很多实体企业利润率只有不足10%的情况下,年化利息40%以上的过桥贷款拖垮企业无数。

  很多人应该还记得,2015年好嘉利董事长王伟庆的一封5000字泣血告白信,开头就说道,“公司在民间短拆的调贷资金(也就是过桥资金)无力偿还,最终导致2014年全面资金断裂。”

  从2009年起,好嘉利通过银行的大量中短期借贷去并购省内外烘焙企业,用中短期贷款去投中长期项目,资金、时间上肯定出现错配。

  过桥贷款就成了好嘉利的救命稻草,在银行贷款到期前,筹一笔短拆资金走下账,再从银行把钱贷出来,就跟我们平时把信用卡的欠款还上,再套现刷出来的手法一样。

  但是每拆一次,好嘉利都要付出很大的财务成本。按照2012年前后的市场行情,短拆成本每天1.5%。左右,年息54%,一个做烘焙的企业终将难以负担。

  过桥贷款就像“鸦片”,一旦用上就根本停不下来,好嘉利故事不是第一个,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实例2

   金龙铜管艰难穿越“资金黑洞”

  会玩断贷的并不只是京州商业银行,近几年因银行对企业抽贷、压贷、断贷行为导致企业资金断链而濒临破产甚至倒闭的不在少数。

  中国铜管制造第一、亚洲铜管制造第一、世界铜管制造第一的金龙铜管,也和大风厂一样,曾因银行断贷而“雪上加霜”。

  金龙集团一直以来融资主要靠向银行借贷为主,而且其中大部分是中短期融资,但无论是扩大铜管制造产能还是投资新能源新材料,都需要长期资金的支持。

  短贷长投,金龙集团越来越力不从心。2008年全球危机爆发,金龙集团内部的资金风险点暴露出来。为了支持得不到贷款的新能源新材料板块,金龙铜管的资金也被银行抽掉,紧张时连正常生产都受到影响。

  断贷最严重的时候,金龙集团流动融资一年就减少20亿元以上,企业面临资金链断裂的危机。

  只是,金龙铜管比较幸运,同行海亮集团及时出手相助,通过股权置换,给金龙输入新鲜的资金“血液”,帮助其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段。

       观点

   断贷是银行无奈的选择

  尽管企业对于银行断贷、抽贷深恶痛绝,但银行也有着自己的无奈。

  一家股份制银行负责对公业务的经理说,对于银行来说,一家企业的坏账,很可能将一个支行一年的企业贷款的利润都吞噬掉,为了确保银行自身的利益,断贷就成为银行无奈的选择。

  不过,一家企业往往会从多家银行贷款,一家银行断贷很可能会把其他“同行”都坑了。为了维护企业的利益以及整体金融安全,我省也在银行业中倡导“债权人委员会制度”。

  “成立债委会后,同一家企业贷款,银行和企业负责人可以坐在一起,开诚布公地聊聊企业的运营情况,合理制定企业的贷款规模,把银行和企业的运营风险都降到最低。”河南银监局人士说,如果有债委会制度,大风厂后续的问题也许就能避免。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河南商报社 技术支持:郑州知网 备案号:豫ICP备090146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