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商报电子版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文化

围绕铁路控制权你轰炸我破袭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3-01  来源:大河报  作者:田育臣  浏览次数:14296
核心提示:今年75岁的赵富海,是郑州二七纪念馆的学术研究顾问,也是当年设立郑州日军大轰炸死难同胞纪念碑的参与者之一。每年的元宵节,他常会到郑州火车站附近去看看,这已成为他多年来的一种习惯。一是缅怀80年前死于日寇轰炸的500余名同胞,二是上二七纪念塔看一看




今年75岁的赵富海,是郑州二七纪念馆的学术研究顾问,也是当年设立“郑州日军大轰炸死难同胞纪念碑”的参与者之一。每年的元宵节,他常会到郑州火车站附近去看看,这已成为他多年来的一种习惯。一是缅怀80年前死于日寇轰炸的500余名同胞,二是上二七纪念塔看一看。因他长期研究郑州抗战历史,对郑州的铁路工人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


“郑州的铁路和工人,无论是在土地革命时期,还是在抗日时期,都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和贡献。”赵富海介绍,1938年,郑州作为京汉铁路、陇海铁路的交会点,战略位置异常重要。当时,铁路为中国军队运输抗战人员和物资,而日寇轰炸郑州时,也将铁路线作为轰炸的重点。1938年2月14日,日寇的目标其实就是郑州火车站。当天,日寇军机撂下60余枚炸弹,平汉、陇海铁路中断数日。3月8日,日军出动12架军机,再次在郑州城区上空投炸弹40余枚,其中平汉、陇海两铁路附近落弹30余枚,炸毁铁路和车站设施及建筑物数十处,陇海铁路线被切断,无法运行。3月9日,两架日军飞机轰炸白沙车站的货车和难民车,时间长达1个小时之久。铁轨被炸成数段,炸死难民200多人。5月的一天,敌机再次飞至中牟火车站上空,追袭前往开封的客车,将车炸毁,死了100多人。


据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史料记载,抗日战争时期,平汉铁路安阳、郑州到武汉间桥梁先后被日本侵略者炸毁524座,机厂(机务段)、票房、行李房、转盘(机车调头用)、材料厂、学校、医院等被破坏364座(所)。陇海铁路桥梁被炸毁57座、车站15个。民国政府交通部1945年统计:1931年9月18日至1945年8月15日,日本侵略军造成铁路财产直接损失合时币值为平汉铁路9348.07万元;陇海铁路11.73882亿元;道清铁路635.49万元。


“郑州当时很多铁路工人失业,但职工和家属提出‘宁肯失业,也不做汉奸’的口号。”他表示,这些铁路工人失业后,宁愿流落在外,也不肯为日寇干活修铁路。



为阻日寇南下,郑州守军炸黄河第一铁路桥

“1938年2月14日,日寇轰炸郑州,并加快了南下侵略的步伐。为了保卫郑州和武汉,阻止日寇通过黄河铁路大桥继续南下,国民党军队退守到黄河南岸后,决定立即炸掉这座铁路大桥。”昨天,郑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业务三处处长朱建新向大河报记者介绍说。


朱建新口中的黄河铁路大桥,位于今郑州黄河风景游览区入口处附近,该桥由比利时人设计,1906年建成通车,总长3010.2米,共102孔,是当时京汉线上最长的桥梁,被誉为“黄河第一铁路桥”。如今,宽阔的黄河水面,仅剩河面上几十个钢架桥墩,以及它旁边另外两座横跨黄河的铁路大桥。但提及这座“黄河第一铁路桥”,朱建新说,国民党军队在炸桥阻止日寇南下时,还有一个小插曲。


1938年2月14日,日寇第一轮轰炸郑州当天,国民党第一战区新八师师长蒋在珍接到了要炸毁黄河铁路桥的命令。同时随命令而来的,还有一个执行爆破任务的工兵连、一车厢炸药及爆破器材等。按照部署,2月15日开始,电工便上了铁桥,开始装电灯,以便夜间施工;有人调来了木船,搭建浮桥;工兵连在3000多米长的铁路桥的每根桥桩脚上,安放炸药包。


2月17日凌晨5点,炸桥令正式下达。但是,由于技术原因,102孔的大铁桥,仅被炸坏了3孔,其余99孔虽已遍体鳞伤,但只不过是被炸药崩掉了一层“皮肉”。当时,天还没亮,空中黯然无光、风沙弥漫。而蒋在珍却心急如焚,怕黄河北岸的日寇追了上来。蒋在珍命令工兵连继续实施爆破,并命4个营的兵力火速重返北岸据守。2月18日,经过第二次爆破,才把自南而北的第39孔至82孔炸毁;直到2月19日,大桥才被彻底破坏。


“去年11月,黄河郑州段的第五座铁路大桥也已经开工建设。现在,郑州高铁四通八达,枢纽地位更加稳固了。”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说,1958年7月,黄河中下游发生特大洪峰,黄河第一铁路桥不堪冲击,遭受重创,导致京广线断线。同年,在旧桥约500米的距离,新的黄河铁路大桥飞架南北。之后60年时间里,郑州黄河上又建成投用了2座铁路大桥。




“二七”大罢工领袖率80人破袭日寇掌握的铁路

郑州二七纪念馆副馆长邓学青介绍,1938年,开封等城市沦陷,郑州处境危险。1938年底,平汉铁路沿线大部分城市沦陷,陇海铁路东段74%的通车里程被日寇侵占。为了不让日寇占领郑州后利用铁路为其侵略服务,1938年底,郑州的守军主动拆除了平汉、陇海铁路的部分路轨和其他设施。


此外,中共在郑州也组织了队伍,专门破坏为日寇服务的铁路和机车。在郑州被日寇军机轰炸后,中共在郑州组织了一支80人的铁路工人破坏队。“这个队伍中的主要领导人,大多是‘二七’大罢工的领袖,分成了三个分队,专门扒铁路、炸桥梁,颠覆日寇军车,有力地配合了八路军主力部队共同打击日寇。”邓学青说,1938年1月,平汉铁路工会主任委员刘文松在郑州、驻马店、信阳等站设立了分团,组织江岸机厂技术工人制造了35连发手提式冲锋枪50支;召集铁路工人和工人子弟,接受“爆破训练班”的训练,中共也派去了大批共产党员领导了这支队伍,这就是铁路工人破坏队的前身。其中,在郑州组建的平汉铁路工人破坏队队员共80人,大部分是郑州机务段的工人,其中每人发给灰色军服、绑腿、水壶和破坏铁路的滑条器、炸药。


对这一细节,政协郑州市委员会编纂的《郑州抗战纪事》一书也作了记载。书中专门提到,为了扶植郑州这支铁路工人破坏队,周恩来专门安排郑州平汉铁路工人破坏队队长刘松山,把在郑州一带组织的拥有60多名技术工人的破坏队带到延安,接受军事政治训练。据统计,平汉铁路工人破坏队随着日寇侵华进程,队伍日益壮大。1938年9月至1945年7月,平汉铁路工人破坏队在平汉、陇海、汴新、淮南、同蒲等7条铁路上,不断在“皇军护路队”封锁圈内炸毁日寇铁路和列车,共炸毁敌机车1690余辆,铁路钢桥110多座,钢轨330多华里,毙伤日寇1300余人;陇海铁路上的破坏队先后破坏交通305次,击毙日伪军4000余人,俘获1000余人,使日寇交通线时常中断,为打败日本侵略军做出了重大贡献。


如今,经历过抗战岁月的黄河第一铁路桥遗址,已成为黄河风景名胜区的一部分,当游人与它拍照合影的同时,它无声诉说着那段难忘的历史,提醒人们: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作者:记者田育臣文图
编辑:实习生 魏莹莹
来源:大河报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河南商报社 技术支持:郑州知网 备案号:豫ICP备090146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