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商报电子版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
人物

为了挽救4个生命  他倒在飘雪的高速路上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2-21  浏览次数:11690
核心提示:陈勇工作照 省交通运输厅供图我在家可听话,每天都练琴,我都把这一本作业写完了。你给爸爸说我表现得可好,让爸爸给我带个高级玩具说话的是陈勇6岁的儿子小锦煜。2月10日,大年初六,在机西高速除雪保通一线,陈勇避免了4个生命的凋零,却将自己的生命献给了
 

陈勇工作照 省交通运输厅供图

“我在家可听话,每天都练琴,我都把这一本作业写完了。你给爸爸说我表现得可好,让爸爸给我带个高级玩具……”说话的是陈勇6岁的儿子小锦煜。2月10日,大年初六,在机西高速除雪保通一线,陈勇避免了4个生命的凋零,却将自己的生命献给了他为之付出青春的高速公路。

在搭班同事眼中,他是好大哥;在亲戚眼中,他是好孩子、是孝子;在被救的人眼里,他是好同志。他的微信头像图片中有“做自己”三个字,但他体现更多的是为他人。

他高速上以身殉职

2月10日07:40

陈勇带着两名路政队员上路执勤巡逻。

这时,距离他们接班还有20分钟。从前一天下午开始飘雪,没停的意思,高速上除雪保通任务很重,他们等不及夜班的同事交接班了。

车行驶至机西高速周口方向(西半幅)K61+800公里处(尉氏境内)时,陈勇发现路对面(东半幅)一辆银色五菱面包车(豫PE9**6)反向停在应急车道上,车头损毁、车内有人。

雪天路滑,极易发生二次事故。担心有人受伤,陈勇招呼两名队员准备保通装备,自己先翻过路中间的护栏。车外天寒地冻,面包车内的人不愿撤到护栏外。经陈勇再三劝说,车上4人全部撤到护栏外。

08:26

陈勇在机西高速路况信息群内,上传了多张事故照片,并简要上报现场为单方事故,无人员受伤、无堵车现象。

08:30

上报完信息后,陈勇在护栏外开始联系救援。这时,一辆失控的银色五菱面包车(豫A72**6)朝陈勇的方向撞来。失控的车辆右尾部撞到护栏,车窗以下部分凹了进去,上半部分正好凸出护栏,巨大的冲击力全部落在陈勇的上半身。

刚收拾好保通装备准备去东半幅的路政队员孙炳杰听到一声巨响,看到陈勇趴在地上。呼叫120、上报特情,孙炳杰托起陈勇头部呼喊他的名字,一名队员赶紧摆放保通装备。

10多分钟后,陈勇开始有意识,对孙炳杰的呼叫有了应答。孙炳杰不停地喊陈勇的名字,怕他失去意识。

09:40

经过近1个小时的抢救,陈勇终因伤势过重以身殉职。经检查,陈勇颅骨、肋骨多处骨折,多脏器破裂。

陈勇,是河南省收费还贷高速公路管理中心航空港管理处尉氏西路政大队中队长,今年是他成为路政队员的第15个年头。他38岁的生命定格在除雪保通一线。

她火车上失声痛哭

“妈,你来郑州吧,陈勇出了点问题。”很快,朱俊梅接到儿媳的电话。

在兰考火车站,二儿媳帮她买了最近的去郑州的车票。车上,儿媳和儿子的电话都打不通,她坐立难安。

“你已经知道陈勇的消息了吗,嫂子你节哀啊。”直到接到一个本家妹妹的电话,朱俊梅恍然大悟,在火车上放声大哭。

亲家早已知道噩耗了,他们让朱俊梅在开封站下车等着,有人接她。“下车后,不知道东南西北,出站的时候几乎要晕倒了。”朱俊梅哭着回忆说,出站时有人说,“你的孩子丢了可以找警察,但我不知道往哪个方向去找。”

朱俊梅等来了亲家母,她们在兰考县人民医院,见到了在太平间里的陈勇。和儿子待了四五分钟,朱俊梅被亲属拉了出去,她不敢相信这就是事实。

大年初五晚上,朱俊梅记得陈勇给她打了电话。初六,是陈勇最后一天值班,初七就能休息。“他说要坚持到最后一天,下班后要回来和我走街,叮嘱不让我自己去,说路滑。”朱俊梅说,她原本想让儿子提前回来,因为农村都有春节走街的风俗。

但电话里,陈勇告诉朱俊梅,“不能以走街为理由请假,他要以工作为主,这是他的职责,他要为大家考虑,不能老是为小家考虑。”

今年年三十中午,陈勇将妻儿送回兰考,第二天就又回到了工作岗位上。朱俊梅咋也不会想到,这竟是她与儿子见的最后一面、打的最后一通电话。

“你知道我爸爸去哪了吗

爸爸为什么不接电话”

“前天,我和孙子通了电话,他就一直问:‘奶奶你知道我爸爸去哪了吗?爸爸为什么不接电话?’”2月19日,讲到6岁的孙子小锦煜,朱俊梅哭得更伤心了。

事情发生10天了,朱俊梅没跟孩子见过面,她说不敢面对孩子,也不敢让他知道陈勇的事。

王贻兰是陈勇妻子王颖的姑姑,与陈勇家来往较多,提起小锦煜她也止不住地流泪,“家里跟他说,爸爸出差去很远的地方了。”

这些天,每次见面,小锦煜都会缠着王贻兰问,“姥姥,我爸爸出差怎么还不回来?姥姥,用你的手机给爸爸打电话吧,我给爸爸打电话打不通。”

年前,陈勇给小锦煜报了个钢琴班。“你就跟爸爸说,我在家可听话,每天都练琴,我都把这一本作业写完了。你给爸爸说我表现得可好,让爸爸给我带个高级玩具。”王贻兰实在没办法,只能岔开话题,她没法给孩子说。

知道陈勇的消息后,妻子王颖病倒了,“陈勇对我的承诺没做到,还欠我一个生日礼物。”夫妻俩同在高速部门工作,因路结缘、伉俪情深,但由于高速公路管理的特殊性,两人分居两地、聚少离多。2月10日,陈勇出事那天,恰好是王颖的生日。两人又一次通电话,陈勇承诺为王颖过一个像样的生日,打算一家三口去看场电影,再利用假期带孩子出去转转。陈勇突然离逝,诺言再无法兑现。

在他们心中

陈勇是好孩子、好大哥、好同志

在王贻兰眼中,陈勇是个好孩子,“我听陈勇妈说,长这么大,从没跟她红过脸,吵过一次架。陈勇结婚多年,一直跟岳父母生活在一起,就从没听我弟弟、弟媳说过一句陈勇跟他们闹得不得劲。他们总说,陈勇脾气真好,没有急过,更没有大声说过话。”

“有时候我也交代他,高速上活比较危险,小孩太小,可得注意安全。”可陈勇的一番话,让她无话可说:姑,高速上一出事就是人命关天的事,第一时间就得考虑咋救人,不允许你想别的,你必须第一时间赶到,耽误一分钟,可能就少救出一条人命。王贻兰也常想,要是陈勇不那么敬业,晚到一分钟,可能就躲过了这一劫。

孙炳杰当路政队员两个月了,也跟陈勇搭班两个月了,在他眼里,陈勇是好领导,也是好大哥。

2月19日,再回忆当时的情形时,孙炳杰说,如果当时是其他队员先过去了,可能也会发生危险,想想挺后怕的。

“勇哥工作上是个好领导,把自己的安全放在第二位,把我们的安全放在第一位。”在孙炳杰印象中,陈勇每次都先下车,冲在最前头。

“生活上,他是个好哥哥。”孙炳杰记得,每次到饭点,陈勇在食堂看不到他们,就会打电话问,“六天的班上完了,陈勇总会问大家咋回家,顺路回郑州都会捎带上。来上班,每次都提前一天联系,问我们怎么走,没车的话还会去接。”

单方事故车主王艳说,当时打救援电话一直打不通,他们也很焦急。如果一直在车里等待,没有陈勇过来劝离,很可能会有伤亡,后果无法想象。

“我想说,陈勇工作非常负责认真,在天气非常寒冷的情况下,发现路上有故障车辆,翻越护栏过来,指挥人员撤离。如果当时不是认真负责,不那么认真劝离,可能打个电话就行了。”王艳说,对陈勇家属表示感谢,对陈勇表示敬意,“他确实是位好同志,我们也感觉很惋惜,也会教育子女在以后工作中要像陈勇一样认真、敬业、负责。”

记者:河南商报首席记者 陈诗昂
编辑:河南商报 郭爽
来源:河南商报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河南商报社 技术支持:郑州知网 备案号:豫ICP备090146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