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商报电子版

 
当前位置: 首页 » 楼市
楼市

外来客掀起建材市场硝烟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8-06  浏览次数:12573
核心提示:河南商报首席记者 李兴佳 实习生 冯馨戈东建材商圈的造富故事在21世纪初浮现一个拐点。郑汴一体化首次提出,中州大道郑汴路黄金十字口的市场面临外迁大势,这里的建材商户开始北进、东移。天荣国际建材港、万客隆、北建材、中原百姓广场等本地市场称霸一方,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  李兴佳  实习生  冯馨戈

东建材商圈的造富故事在21世纪初浮现一个拐点。

 “郑汴一体化”首次提出,中州大道郑汴路黄金十字口的市场面临外迁大势,这里的建材商户开始北进、东移。

天荣国际建材港、万客隆、北建材、中原百姓广场等本地市场称霸一方,香江、居然之家、红星美凯龙、华南城等外来巨头攻势汹涌。市场外迁重塑郑州商贸格局。

巨头之争,外来巨头攻势汹涌

“认定迟早要外迁,一拨人一路往东,跨过原107国道(现中州大道)往东迁移,比如建设圃田、香江等市场;另一拨人一路往北,来到了北三环以北安营扎寨,比如天荣国际建材港、北建材、万客隆。”业内人士向河南商报记者回忆。

在这个风口,一些建材家居巨头抢滩登陆。2002年,来自深圳的香江集团,以郑东新区招商引资项目之姿,在商都路圈起一块地,建设郑州香江市场,2005年建成投用,经营五金机电、建材。这个市场的意义在于其是第一个有产权证的建材类商铺市场。一些消息人士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当时香江集团以20万元一亩的价格拿地,共拿下上千亩,自建市场。

外来的建材家居巨头,还有居然之家和红星美凯龙。

居然之家于2008年入郑,选中了中南置业开发的商都六号时代龙广场,距离东建材一公里之遥。中南置业租给了居然之家约7.9万平方米的楼。这是居然之家全国的第15家分店。今年6月30日,居然之家河南分公司举办了10周年庆。十年磨一剑,从一家门店年销售2.69亿元,到如今拓展至河南12城22店、年销售近60亿元,居然之家河南交出了漂亮的10周年答卷。

红星美凯龙2005年闯入郑州,并注册郑州公司,车建新亲任法人代表。隔着中州大道,正对东建材。

不同于居然之家的租赁模式,红星美凯龙基本以自建物业为主,这也决定了红星在郑扩张步伐,明显慢于居然之家。如今,红星在郑州只落下三子,2017年与华商汇集团合作的16万平方米红星美凯龙·郑州南龙湖商场,以及在郑州南三环布局的家居潮品MALL。

“北有居然,南有月星”。起家于常州的月星家居,入郑的第一步,选择牵手本地物流“大姐大”长通物流,后者拿出七里河南路一栋自有楼栋,两家在2017年6月交出了“郑州月星家居广场”这个作品。无奈,开业后频生事端,两家最终分手。月星未离开,在2019年4月,在居然之家商都路店不远处开了月星家居商都路店。

2019年6月,好百年在郑州华南城的建材家居市场试营业。官方号称,两天时间客流超2万人次。

至此,中原建材家居成了兵家必争之地,聚集了包括香江、居然之家、红星美凯龙、月星家居、好百年在内的巨头。硝烟四起,战况胶着。

建材北进,惨淡经营风云变幻

建材“北移、东进”后,一拨人一路向北,来到了天荣国际建材港和北建材。

可惜命运无常,造化弄人,中原建材市场在郑州北区命途多舛。

先说天荣国际建材港。2005年开业引来臧天朔到场助威,外界也对其80万平方米的超大体量不吝溢美之词。一路向着“中原建材航母”进发的天荣,却在开业一年多后,陷入商户叛逃事件。起因是,市场方违背当初承诺,且商户的房租不尽相同,再加上运营不见起色,商户无奈伤心撤场。

受困的天荣寻求突破,中间几易其主。天荣转换业态,将市场分割成汽车、建材两大板块,并于2006年底引进“灯饰巨头”金泰成,合作建立天荣·金泰成灯饰广场。2009年8月份,金智置业成功盘下天荣,并交由郑州天地人和物业服务有限公司打理。

还是没能扛到最后,天荣上榜2018年度外迁名单。当年4月,因为被划入河南自贸区郑州片区金水区块,天荣南区约1300家商户搬离,其中包括了金泰城灯饰广场。如今,只剩天荣汽配城北区商户在原址经营。

北建材与万客隆,情形更为复杂。

2003年,北建材公司从花园口镇政府手中租下集体用地,开建市场。9年后的2012年,北建材公司将市场东部100多亩地,租给郑州居之宝置业有限公司(简称“居之宝”),这就是后来的居之宝家具市场。北建材公司相当于居之宝的房东。

原本是房东与租客的合作伙伴,却在2015年对簿公堂。原因是,北建材认为居之宝拖欠其土地租金、土地使用税,构成违约。一同坐上被告席的还有居之宝的合同担保方海林公司。

为争夺赔偿款和经营权,双方撕破脸。这期间,市场一度被不明人士破路、喷漆、封门。居之宝债务缠身。

2017年12月,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刑事裁定书裁定,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海林公司企业法人代表熊召坤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零6个月。

同样在2003年,孙占英联合其他23名股东,凑够5000万元,租下京水村土地,筹建万客隆家具城。京水村村民入有股份。

开业后的万客隆家具城运营良好。2015年以后,市场开始出现拖欠业主房租现象,并被业主上门讨租。随后事件持续发酵,越来越多的人将其起诉至法院,涉案金额高达数亿元。

河南商报记者曾以《郑州万客隆家具市场连续被堵门6天》、《万家隆被堵因管理方不给房租和利息》多篇报道关注此事。

最骇人听闻的是,受孙占英相邀,京水村村民徐彦梅担任万客隆高管,她先后为中澳、万客隆家具城融资8300多万元。为这笔融资,徐彦梅欠下别人三四千万元,曾经的富婆被拖成了“负婆”。

风云变幻,北建材于2018年底外迁,万客隆也在2019年外迁名单之列。

市场外迁,重塑郑州建材格局

2012年,郑州市批发市场外迁的大幕拉开。

曾经的西建材,走至尽头。侯世安在南三环黄岗寺圈出一块地,建设中原百姓广场,承接从西建材搬迁而来的商户。很难有人会想到,这样一个曾经挨着火葬场的禁地,也能长出一个市场来。

外迁消息也传到了东建材。昔日霸主不得不直面生意惨淡的局面,2014年,东建材出现很多空铺,当时市场负责人坦言,租金少收近三分之一。

与此同时,华南城、五洲城、金马凯旋、华商汇享尽政策红利,以政府外迁指定承接地的角色入驻郑州,抢夺外流的商户。

“我们成了要被取缔的游击队,华南城、五洲城等是正规军。为与华南城等对抗,我们带领商户与航空港区集体谈判,谈入驻。”东建材商圈老胡这样形容6年前的外迁大战。

历经三十年风雨变迁,郑州建材主战场由郑汴路为中心外扩至四环,甚至蔓延至新郑、荥阳。郑州建材市场的建筑格局也一再迭代,由最开始的“地摊式”马路市场到“大棚式”市场,进而过渡至楼宇式商场,如今升级为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智慧批发市场。

杜金满、时喜平、徐国强、朱铁玉……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扛起了改革开放后第一代建材人的旗帜,将原先的孱弱村庄变成商贸帝国,也实现个人从政与商业生涯的完美契合。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建材行业的故事还在继续。

编辑:华丽娟  郭爽(见习)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河南商报社 技术支持:郑州知网 备案号:豫ICP备180397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