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商报电子版

 
当前位置: 首页 » 家居
家居

豫发·锦荣公益社暖冬圆梦行—— 铁汉真情,退伍班长的女儿得了白血病,战友们写信说: 老班长,没有过不去的坎,你还有兄弟们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1-15  作者:河南商报记者 陈媛媛/文 记者 左冬辰/图  浏览次数:163870
核心提示:这两天,一个落在郑州公交上的黑色手提包引起了大家的关注。手提包里除了8000元现金,还有一封信。信是一群老战友写给他们曾经的班长的,信中说:老班长,没有过不去的坎,你还有兄弟们。老班长究竟遇到了什么难关,找到失主后,我们了解到这封信背后的故事。
这两天,一个落在郑州公交上的黑色手提包引起了大家的关注。手提包里除了8000元现金,还有一封信。

信是一群老战友写给他们曾经的班长的,信中说:老班长,没有过不去的坎,你还有兄弟们。

老班长究竟遇到了什么难关,找到失主后,我们了解到这封信背后的故事。

【一封写给老班长的信,被落在公交车上】

2020年1月13日早上6点多,郑州公交62路公交车行至航海路紫荆山路站时,一位乘客把手提袋交给了郑州公交62路车长冯红霞。回到公交场站后,冯红霞将东西交给了当班调度,现场清点失物,里面有8000元现金,一张郑大一附院的电子单据,还有一封手写的信。信中说:

“老班长,北京一别10年已经过去了,听说咱家大妞得了白血病,三年前经过化疗治好了,最近又复发了,需要做骨髓移植,这么大的事儿你咋不跟兄弟们说一声呢?”
“我们一个班的战士8年的战友情,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那个有福同享、有难你自己抗的老班长呀。”

“听说你已经欠了不少债,我们几位战友愿为咱妞出点力。”



原来,这8000块钱,是几位战友给老班长的女儿凑的治病钱。当天中午,怕这位“老班长”着急,冯红霞和郑州公交二公司三车队的书记孟雷东找到医院,将8000块钱物归原主,失主王丙乾才反应过来。

36岁的王丙乾正是信中的“老班长”。



当天6点多,带着一身的疲惫从周口赶到郑州的他,手里提着这个手提袋,里面装着战友们给他凑的救命钱。接下来,他要坐公交车去亲戚家给女儿取饭,5岁的女儿得了白血病,在医院住着,特别想吃排骨。62路公交车来了,他从汽车客运南站上车,随手就把手提袋放在了身边的座位上,十几分钟后,航海路碧云路站到了,心里牵挂着要给女儿取饭,王丙乾匆匆忙忙地下了车,压根也没想起来手提袋的事儿。

【这个退伍老兵的女儿病了,是急性髓细胞性白血病】

在郑大一附院,河南商报记者也找到了信中的“老班长”王丙乾。

王丙乾当兵10年,2010年退伍后,带着妻子开始“北漂”生活,2014年3月23日,女儿桐桐(化名)出生,一个曾经的军营铁汉等来了自己上辈子的“小情人”,这个孩子凝聚了他所有的柔情。



但是,上天跟王丙乾开了一个玩笑,2016年8月,桐桐病了,开始流鼻血,夫妻俩连夜带着女儿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急性髓细胞性白血病!”检查结果当时就出来了。

“我不相信!”那时,桐桐的妈妈赵彩云刚刚检查出来怀了二胎,不到三个月,正在犹豫要还是不要,桐桐的病就来了,巧的很。“本来想着北漂呢,要一个闺女就行了。”

万一桐桐需要骨髓移植,兄弟姐妹之间,是最好的选择,赵彩云决定,要把老二生下来。

不过,在医院化疗了几个月后,2017年春节后,桐桐的病终于好了,进入药物维持阶段。差不多的时间,腹中的孩子出生了,也是个女儿,以防万一,妹妹的脐带血一直为姐姐保留着。“老二真的就像一个天使一样,爱笑。”

两个“小棉袄”,让这个家庭终于又暖和了起来。

【桐桐的病复发了,这次,需要骨髓移植】

桐桐出院后,为了保险起见,又在北京观察了一年多。

有一天,桐桐问:“妈妈,哪里是家,我想要家。”“我们在北京漂着呢,爸爸妈妈在哪里,哪儿就是家。”尽管这样安慰孩子,赵彩云也觉得,这种“漂”的感觉,不好受。

2018年10月份,王丙乾带着妻女回到了洛阳,在汽修厂找了一份工作。

“当时他一个月工资3000多,没事儿的时候,他也会聊到,给女儿在北京治病花了好几十万,欠了不少钱。”王丙乾的同事郭龙飞说,看得出来,当时,王丙乾的压力挺大。

为了尽快还债,2019年11月份,王丙乾又借了几万块,从别人手里接了一个汽修店,不到100平方米,有了这个小店,凭借着自己修车技术,欠的债就有指望了。



可王丙乾万万没想到,2019年12月16日,桐桐的病复发了。

“当妈的可敏感了,她又流鼻血,我就知道,一定是复发了。我带着孩子躺在去北京的火车上,一夜都没睡,一直哭。”果然,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的检查结果,跟赵彩云猜想的一样。“这一次要骨髓移植,北京那边没有无菌仓位了。”

2019年12月21日,桐桐住进了郑大一附院,完成化疗后,再进行骨髓移植,但是,妹妹的脐带血配型结果不太理想,只有6个点。目前,要从中华骨髓库中选择,移植需要一大笔费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王丙乾通过筹款平台筹钱,目前才筹到5万左右。

“前几天孩子的头发给剪了,她哭,我也哭,孩子可臭美了。”赵彩云看着桐桐。“谁爱臭美了。”已经剃了光头的桐桐笑着不承认。

【老班长,没有过不去的坎,你还有兄弟们】

赵彩云说,战友们又凑钱这事儿,直到公交公司的人把8000块钱送医院后,她才知道。“他的战友已经帮过一次了,不好意思再张口,不管是多少钱,真的是雪中送炭!”

王争光跟王丙乾不仅是战友,也是周口的同乡,当初,坐着同一趟火车入了伍。河南商报记者得知,早在桐桐第一次在北京治病的时候,他们就给孩子凑了不少钱。“我们去看了两次,第一次去了5个人,每人带了2000块钱,第二次去了6个人,每人带了1000块钱。”

“这一次,北京的一些战友每人又微信转了1000,都是我们自愿的。”王争光说。

李贺林是跟王丙乾也是一起入伍的,同在一个班,王丙乾是班长。那封信,就是他跟几个战友写的,偷偷藏在装有8000块钱的信封里,他觉得,有些感情,还是得通过写信才能表达出来。 “丙乾这个人就是那种能干、不能说,有事儿自己放心里憋着。”李贺林说,王丙乾并没有张嘴说钱的事儿。“问他什么情况,他也不说,但是情绪特别低沉。”

李贺林觉得,孩子可能又病了。“不知道丙乾怎么想的,我们战友在一起那么多年,有啥不好意思的,一个人撑,哪有那么大的能力。”李贺林说,战友们也都在关注这个事儿,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办法。

【征集:让我们携手帮桐桐过一个“暖冬”】

今冬,河南商报联合豫发·锦荣公益社、 锦荣国际轻纺城共同发起“暖冬圆梦行”,携爱出发。

如果你想为桐桐尽一份力,或者你身边也有需要帮助的人,欢迎拨打河南商报热线:0371-86088666联系我们。我们期待携手社会各界的爱,将温暖和希望照进每一个困境家庭和需要帮助的人心里。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河南商报社 技术支持:郑州知网 备案号:豫ICP备180397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