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商报电子版

 
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
健康

6000ml!凌晨2点,高龄产妇突发大出血……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11-17  浏览次数:7302
核心提示:寒冬伊始,夜幕下郑州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省妇幼保健院、省妇女儿童医院)在静谧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安静、平和。凌晨2点,一声急促的电话铃声打进了郑大三附院介入手术室。一场挽救生命的攻坚战开始了。妈妈 你又要走吗 我害怕产妇郭霞(化名)42岁,孕36周

寒冬伊始,夜幕下郑州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省妇幼保健院、省妇女儿童医院)在静谧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安静、平和。

凌晨2点,一声急促的电话铃声打进了郑大三附院介入手术室。一场挽救生命的攻坚战开始了。



“妈妈 你又要走吗 我害怕”

 

产妇郭霞(化名)42岁,孕36周,诊断为凶险性前置胎盘并胎盘植入,在待产过程中突发大出血,出现失血性休克,四肢湿冷,意识不清,需要紧急进行介入剖宫产术。

介入团队听闻此种情况,迅速到位。

劳累一天的介入科护士牛广颖刚刚把孩子哄睡,准备入睡。

凌晨两点,往往是人们一天最疲惫的时候。她很期待今晚能够做个好梦。

“嗡……嗡……嗡……嗡”

这是从她的工作单位,郑大三附院介入科打来的电话。

“牛广颖,快,手术室来了一位危急患者,需要马上手术!”

“妈妈,你又要走吗?我不想让你走,我害怕。”这是刚刚被她哄睡的孩子。

她强忍着泪水看着孩子,心中充满着自责。而她却用最快的速度赶往医院,投身抢救。

牛广颖的孩子今年刚刚8岁。


“妈妈,妈妈!我要妈妈”


“患者出血量4000ml!”

“快,现在需要紧急输血!”

“医生,求求你们,救救我妻子吧,我不能失去她!”

“妈妈,妈妈!我要妈妈”呜呜呜呜呜……

一边儿是医护工作人员在手术室内的紧急抢救,一边儿郭霞的爱人和她六岁孩子在手术室外苦苦哀求。

这两种声音就这样交织、混合在一起……

短短几分钟,郭霞的鲜血已将她所躺病床2/3的被褥浸透。

介入技师党保华用最快的速度准备高压注射器、DSA等影像设备;

介入科护理人员快速建立静脉通路,加压输血补液,快速扩容;

麻醉医师密切监测病情,合理用药,维持生命体征;

介入医生张凯、张文哲用最快的速度放置球囊扩张导管。此时球囊在腹主动脉内阻断血流,使盆腔及子宫没有新鲜的血流灌注。

多学科医护人员紧密配合,手术似乎正在朝着好的方向去发展。但真实情况却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复杂……


“郭霞总出血量达6000ml 胎盘穿透子宫侵犯膀胱”


患者,胎盘穿透子宫侵犯膀胱!正在为郭霞剥离胎盘的产科医生蒙了一下。

穿透性胎盘植入是胎盘植入中最严重的情况,胎盘组织不但侵犯正常的子宫肌层,而且植入到膀胱后壁。这种情况下不仅会使胎盘组织剥离的难度加大、手术时间延长、出血量增多,并且加重了郭霞膀胱破裂的风险。

“胎盘植入严重,子宫创面缝合后仍出血不止!”

紧急时刻,介入医生立即对郭霞进行子宫动脉栓塞术。根据既往经验为进一步减少栓塞过程中出血量,决定在球囊阻断下经对侧穿刺置管行栓塞操作,术中造影发现此患者子宫由双侧子宫动脉、双侧阴部内动脉及双侧子宫圆韧带动脉等8支血管参与血供。

在如此复杂的情况下逐一插管栓塞,栓塞用时相对增加,但是在球囊阻断下止血效果明显。球囊阻断下进行栓塞也是郑大三附院介入科创新的手术操作方式。

经介入科、产科、麻醉科等多学科医生紧张又有条不紊的救治后,郭霞子宫出血终于停止。接着,因患者膀胱受侵犯并损伤,泌尿外科医生进行为郭霞进行膀胱修补术。

手术室外的计时器终于在5个小时后停止。

为了挽救郭霞的生命,郑大三附院紧急调动了六个科室共四十余人参与手术,而这四十余名医护人员背后同样都有四十余个家庭。

据统计,郭霞总出血量达6000ml,相当于全身的血液换了一遍还多,医护人员的手术服、手术鞋上也都是她的血浸。

手术抢救成功。

有一群人被归于“放射工作者”这个特殊的行业,这一群人常年工作在X线的照射之下,这一群人要背负沉重的铅衣奋战在手术台上,这一群人肩上的责任比铅衣还重,信仰却和白衣一样圣洁;他们就是手术台上的钢铁侠、新兴技术的实践者、身穿防护铅衣的介入医护团队。

郑大三附院是河南妇幼保健机构的龙头单位,肩负着全省妇女、儿童急、危、重症患者的抢救、救治工作;她是天使第一声啼哭的地方,是生命的摇篮,是母爱的圣地。医学影像介入学科在该领域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医、技、护所有医务人员实行24小时值备班制度,为抢救患者时刻待命。(牛广颖)

来源:郑州大学第三附属医院
责编:吴兵
审稿:白雪莹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河南商报社 技术支持:郑州知网 备案号:豫ICP备18039799号-1